苏曼:

在对美的围猎过程中,往往是生命力特别汹涌的部分,会突围而出,这对创作者的考验在于,是否能够及时发现并捕捉这稍纵即逝的花火。一些花火成为了传奇,但更多的花火在短暂的闪耀之后,成为了灰烬。创作被人为规定了路线之后,经验主义就会成为一种野蛮。”——加缪

喜欢和向往是不是一种价值判断?

转载自:Summit

铜川城市面面观29 尴尬的地名 尴尬的城市

铜川城市面面观29   尴尬的地名  尴尬的城市

前些天华商论坛ID为梦回三秦的发表了一个帖子,题目是新区人的尴尬!文章内容很短,只有短短数言“我到底是那人?是耀州区?新区?是耀州区吧,好像又不隶属耀州,新区吧,国家压根不承认!下高埝人,可这下高埝早就被扫进历史的故纸堆了,迷茫的很,心灵上没有归属了!”

有这种尴尬的不只是新区的居民,同样尴尬的还有生活在铜川老区的居民,在铜川生活了几十年的铜川百姓忽然不知自己是哪里人了,因为按照城市惯例,我们一般把政府所在地称之为这个城市的名称,那么铜川老区的人该如何介绍自己呢?说自己住在铜川人,车把你拉到新区不为过,把你拉...

如果可以,我们能不能一起留在铜川

如果可以,我们能不能一起留在铜川


网文改编 摄影  铜川方舟 
 


如果可以,我们一起留在铜川。
留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。


这里的山是那样的青
这里的景是如此的美


 不要那些所谓的奋斗
不再漂泊去上海深圳打拼。


我们一起留在我们熟悉的小城?
 


 这里有我们熟悉的街道,每一条街我们都能叫出它名字。
 


这里有我...

杂感

每次认识新朋友都会试着了解背景,这次又是如此。身高不如人,努力程度不如人,造化弄人,再次沦落到仰望别人的境地。不能再这样下去,要为自己的梦想奋力一搏,哪怕头破血流,也要喊出来,你大爷的,我不认输。

杂感

昨天值班的时候见到了体育学院的老乡,以前帮我在比赛中拉了很多票的人,她在华师,她是筑梦人。又一个理工的学弟来访,对于学习和时间很有自己的说法,实验帝国果然强大,和哥们儿一起去东二吃饭,美。理工的另一个学弟对于四年后有很大的决心,愿周围的人梦想成真!

杂感

想不起的mv想起来了,《思念的距离》(故事版),顺便拿出高一缠着父亲三个月让买的学习机。那天数学竞赛结束后,父亲拿着刚卖了苹果的钱买了1000多块钱的电子辞典,从那以后学习就成了一件快乐的事。机子里留着高二的时候暗恋一个女生找的视频,名字叫做《回忆》。时光虽然会老去,但有些东西会闪闪发亮。

杂感

今天下午从华师一回来心里跟乱,也不知道是受了刺激还是被埋没许久的梦想又在萌动。晚上回来,打开电脑,打开回忆,找了一部微电影《我的1876》,一诺一生,冯绍峰和高圆圆在高楼大厦旁的芦苇荡努力地坚持着最真实的爱情。“我的背就是你的家”。“我要你背我一辈子”。家乡市区有一个高中很符合自己的期待,当一个好老师的目标也从未丢失,以后学会放过自己,心烦的时候想想单一的未来。过去零零散散地忘记就丢了吧,它依然存在于过去的某个时空,忘了吧。记得看过一个MV,结尾是男女主角坐着相向而行的公交车,城市的夜色把距离拉长,影子的交集也不能留住慢慢消逝的情意。虽然忘记了歌曲的名字,但是记得结尾不正说明有些人也只应该记得...

杂感

从来没有在声带的帮助下说过那些让人温情的话,可是偏偏又是那种迫切需要表达温情的人,于是折叠、隐藏出一个陌生的自己。我想过你落魄时去拉你一把,然后一定把那些话组装成合乎语法和情景的句子说出来,因为这样的平等给了我少之又少的话语权。最后,谁也没给这样的一个机会,我只得重新打算以后的路,自己怎么走得踏实、心安。一个人最容易跌下去,再也找不到出发的理由;一个人也能够发现另一个自己,连照镜子都不认识的面孔,也能教你怎么往前走。我的命运就是那佛桌上的红蜡,贾老说,火焰向上,泪流向下。但是,燃烧到最后,眼泪也会发出光和热,或红或黄,都是一个崭新的生命!

© 彭城晨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